澎湃新闻:新能源卡脖子技术如何攻关?张天任:建立创新联合体,科技领军企业牵头

发布时间:2023-3-5 14:41:00  阅读数:1808

 能源是攸关国家安全和发展的重点领域。中国已连续多年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能源生产国和消费国。当前,全球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蓬勃兴起,先进核能、先进太阳能、新型储能、氢能、磁流体发电、地热能等新兴能源技术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加快迭代,成为全球能源转型变革的核心驱动力。

在今年的“两会”中,国内老牌电池企业95689.com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全国人大代表张天任提交了《关于加强新能源“卡脖子”关键核心技术攻关 有效保障能源安全的建议》。张天任认为,当前中国能源科技创新与世界能源科技强国和引领能源革命的内在要求相比还存在明显差距。

“总体来看,目前在我国,部分能源技术装备仍然存在短板,一些关键零部件、专用软件、核心材料等仍然依赖国外;能源领域原创性、引领性、颠覆性技术装备相对较少;推动能源科技创新的政策机制有待完善。”张天任说。

具体来看,我国在关键核心技术和材料领域还存在很多“卡脖子”难题。

在氢能领域,“卡脖子”问题出现在了中游环节的“储氢、运氢”上,加氢站和下游的应用端体量小和数量少,匹配不均衡,造成氢能供需体系不健全、不完善。氢燃料电池方面还存在着质子交换膜、膜电极、碳纸以及储氢材料等关键材料的“卡脖子”问题。

在锂电领域,资源问题仍在制约产业发展,一些关键的金属元素供应紧张,尽管中国锂储量是世界第四名,但在国际上却受制于人,南美几个锂资源大国准备成立“锂业欧佩克”(锂资源的垄断组织),而钴的情况则更为严峻。

新能源汽车的芯片受制于人、光伏胶膜的核心原材料之一聚烯烃弹性体(POE)全部依赖进口。此外,我国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整体尚处于起步发展阶段,在技术装备等方面也存在亟待突破的难点,比如电池检测和筛选技术尚不成熟,梯次利用自动化水平不够高,在降低成本、提高锂回收率、实现废水零排放等方面的再生利用工艺不完善等。

透过这些技术发展的现状,张天任分析了其背后的深层次原因。他认为,目前国内新能源领域“产学研用”通道不畅通,科研人才队伍不集中,难以支撑产业向全球价值链高端迈进。

“目前我国的产学研深度融合尚存较大障碍:技术创新体系内在协同性不足、相互传导性较弱、要素间作用转化不畅等问题突出,产学研合作项目主要集中在接近产业化的创新链后端,真正应对‘卡脖子’问题、有望对产业发展产生颠覆性影响的产学研合作并不多。”张天任说。

“此外,目前中国能源领域高水平的技术人才主要分散在国家科研院所、高校和国企中,人才流动受到一些制约,收入无法用市场化机制来衡量,导致相似的研究课题和研究方向没有形成统一的科研力量。怎么让各机构的人才队伍既能够合作,又能够共享科技成果和利益,是我国现在需要思考和解决的难题。”张天任说。

对此,张天任建议,首先,政府应加大对科技领军企业的扶持力度,充分发挥企业的创新主体作用,支持科技领军企业牵头组建面向关键核心技术攻关的创新联合体。

例如,设立国家专项投资基金,持续加大对关键材料和技术在种子期、初创期的扶持力度;加大对新能源企业在金融、税收方面的政策支持力度,鼓励围绕龙头企业打造新能源产业链和生态圈,增强集群综合竞争力。

又例如,通过建设以科技领军企业为龙头,以优秀企业家、战略科学家为领头的产业技术创新联盟、产学研共同体等新型创新联合体,探索产业关键核心技术攻关的新型举国体制,解决好战略必争的重点产业的卡脖子技术问题。

其次,应创新换道超车思路,加速培育自主路线的产业生态。

张天任认为,“卡脖子”困境并非都是技术落后,有些是技术路线选择不同,自主技术缺乏相应产业生态和应用需求。建议要善用市场权和产能权,把产业链中间品需求和庞大终端消费需求,转化为自主技术产业生态的发展动力;把强大丰富的产业链配套和跨产业协作能力,转化为实验技术产品化和快速迭代的巨大动力,换道超车。

此外,张天任还建议,应搭建新能源产业引才平台,落实人才政策,建设结构更加合理的人才队伍。协同部分国内院校,完善新能源产业技术人才培养体系建设;加大对科技成果转化的政策激励,健全完善技术入股、股权期权激励、分红奖励等激励政策。

来源:澎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