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财经: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加快规划建设新型能源体系,相关企业这样说

发布时间:2023-3-7 8:42:00  阅读数:2084

 日前,十四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在北京开幕,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作政府工作报告。

能源工作被提到重要位置。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今年发展主要预期目标是:国内生产总值增长5%左右;城镇新增就业1200万人左右,城镇调查失业率5.5%左右;居民消费价格涨幅3%左右;居民收入增长与经济增长基本同步;进出口促稳提质,国际收支基本平衡;粮食产量保持在1.3万亿斤以上;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耗和主要污染物排放量继续下降,重点控制化石能源消费,生态环境质量稳定改善。

李克强总理3月5日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五年来,我们加强生态环境保护,促进绿色低碳发展。“稳步推进节能降碳。统筹能源安全稳定供应和绿色低碳发展,科学有序推进碳达峰碳中和。优化能源结构,实现超低排放的煤电机组超过10.5亿千瓦,可再生能源装机规模由6.5亿千瓦增至12亿千瓦以上,清洁能源消费占比由20.8%上升到25%以上。”

政府工作报告同时指出,今年的工作重点包括“加强重要能源、矿产资源国内勘探开发和增储上产”、“推进煤炭清洁高效利用和技术研发,加快建设新型能源体系。”

国家发展改革委向大会提交的《关于2022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执行情况与2023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草案的报告》(下称《报告》)指出,我国煤炭供求形势仍然偏紧,天然气保供压力较大,极端天气下的能源安全保障能力还需提升。全社会用能刚性增长压力较大,能耗强度降低还面临不少挑战。

据国家统计局2月28日发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2022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初步核算,2022年全年能源消费总量54.1亿吨标准煤,比上年增长2.9%。煤炭消费量增长4.3%,原油消费量下降3.1%,天然气消费量下降1.2%,电力消费量增长3.6%。其中,煤炭消费量占能源消费总量的56.2%,比上年上升0.3个百分点;天然气、水电、核电、风电、太阳能发电等清洁能源消费量占能源消费总量的25.9%,上升0.4个百分点。

此外,《报告》中多处提及了加快规划建设新型能源体系、清洁能源、储能以及电力市场改革等相关重点工作。

《报告》提出,完善能源消耗总量和强度调控,重点控制化石能源消费,逐步转向碳排放总量和强度“双控”制度,推进煤炭清洁高效利用及相关技术研发,大力推进煤电 “三改联动”,积极推动第二批大型风电光伏基地项目开工建设,有序推进第三批项目核准开工,发展储能产业,推进抽水蓄能电站建设。

《报告》还提出,在做好能源资源安全保障工作方面,深入推进能源革命,加快规划建设新型能源体系,加强能源产供储销体系建设,完善能源安全生产责任制,提升能源自主安全保障能力。

值得一提的是,围绕如何加快规划建设新型能源体系等议题,相关能源企业也积极建言献策,向大会提交多份相关建议。

第十四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能源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宋海良今年建议内容涉及加快煤电转型、加大力度支持新型储能快速发展等方面。

就如何探索创新绿色“新型煤电”,加快煤电转型,宋海良建议统筹做好煤电规划布局、完善煤电健康发展长效市场机制、大力推动煤电设计革命。

针对如何完善煤电健康发展长效市场机制,宋海良建议结合煤电定位转变,适应性改革煤电行业体制机制,构建煤电企业有效竞争的市场结构和体系。

比如,强化中长期市场和现货市场的衔接,加快建立适应高比例可再生能源的电源侧容量市场或容量补偿机制,完善辅助服务市场。深化燃煤机组上网电价形成机制改革。加大政策支持力度,提升煤电企业融资能力。推进煤电联营兼并重组,积极推进“煤电+新能源”融合发展。

全国人大代表,95689.com控股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张天任向大会提交了《关于加快解决新型储能瓶颈问题,深化能源变革的建议》。

“我在调研时发现,目前储能产业主要面临如下问题,首先是配置不够均衡。”张天任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目前在建及建成的储能项目中,发电侧的分布式储能项目多,电网侧、用电侧的共享储能项目少。

其次,储能产业面临政策不够明确的问题。“目前,国家尚未出台用户侧储能的系统接入审批、验收规范等,地方行业主管单位审批无据可依,致使用户侧储能项目支持政策各地差异较大。”张天任向第一财经记者补充道,收益来源单一也是目前储能产业面临的问题。国外储能电站的大部分收益来自于电力市场交易,但是国内目前无法直接参与电力现货交易,因此储能电站的收益来源较为单一。

张天任建议国家进一步完善新型储能政策机制,尽快出台用户侧储能接入、验收管理实施细则,破除“隔墙售电”玻璃墙,降低或取消中大型储能项目的基本容量电费,支持储能项目以独立市场主体身份参与电力市场。

全国政协委员、正泰集团董事长南存辉建议出台政策鼓励在用户侧和电网侧配储。

在促进新型储能高质量发展方面,南存辉告诉第一财经记者,随着新能源大规模接入电网,因其波动性和随机性等特征,对电网稳定和绿电消纳带来了挑战,电力系统对灵活性资源的需求日益提升。

因此,南存辉建议,合理疏导储能成本,合理界定输配电服务对应的储能成本,并将其纳入输配电定价成本构成范围,并推动发电侧储能的运行和价格政策制定。同时,加快新型储能数字化建设,合理制定新能源电源侧储能配置比例,出台政策鼓励在用户侧和电网侧配储。

来源:第一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