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日报: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融合发展正深刻改变经济形态、制造方式和企业组织模式 老工业基地探寻数字化转型之路

发布时间:2023-3-7 8:34:00  阅读数:1742

 作为老工业基地的重庆,近日启动制造业数字化转型行动,力促制造业实施数字化转型。正在举行的全国两会上,数字经济也成为热词。激活数据要素潜能、释放数据要素价值,成为推动数字经济发展的关键举措。

智慧工厂内,运料机器人正在有序作业,生产场景被可视化再现,生产效率得到显著提升。3月5日,记者走进重庆忽米网络科技公司,感受工业互联网给传统制造业带来的改变。

作为老工业基地的重庆,近日启动制造业数字化转型行动,力促制造业实施数字化转型,加快打造“智造重镇”。

这仅仅是神州大地数字化浪潮的一个缩影:2月27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数字中国建设整体布局规划》,数字中国建设全面加速。

正在举行的全国两会上,数字经济也成为热词。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特别提到:“大力发展数字经济,提升常态化监管水平,支持平台经济发展。”天眼查数据显示,目前我国有数字经济企业158.8万余家,其中2022年新增注册企业53.3万余家,增速达52.4%。

数字化升级为未来发展赢得主动

统计显示,2022年我国电子信息制造业实现了营业收入15.4万亿元,软件业务收入达到了10.8万亿元。这是一个物联网、云计算、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新一代信息技术深度交叉融合的时代,几乎所有行业都面临着被颠覆。

记者当天在重庆宗申动力摩托车发动机总装厂看到,此前工厂处于车间“信息孤岛”状态,车间管理信息不透明,设备异常检测处理不及时,生产工艺落后。在忽米网为其建设数字孪生工厂之后,自动纠错能力提升约10.6倍,作业自动化率增长约10.1倍,管理协同人员减少约42.5%,人均产出提升约145.5%。

“随着高端制造业加快兴起,下游客户对我们生产过程的信息化监管和质量追溯提出新要求,我们下定决心实施数字化升级,为未来发展赢得主动。”重庆歇马机械曲轴有限公司董事长曹正素说,公司连续投入大量资金用于数字化改造,生产效率提高30%以上,产品不良率降低一半。

重庆市经信委相关负责人称:重庆日前正式启动2023年度制造业数字化转型行动,年内将组织100家企业实施智能制造诊断,推动1000家企业开展智能制造能力评估,建设10个智能工厂、100个数字化车间,培育10个5G工厂、10个创新示范工厂,新增1万家中小企业“触网上云用数赋智”等。

数据交易正迎来爆发

数据作为数字经济的核心要素,已成为推动产业升级、优化经济结构和挖掘经济增长点的战略性资源。

目前,越来越多的企业加入到数字化转型的队伍中来,越来越多的信息将被数据化,数据安全能力将成为数字时代的核心竞争力。

“你看,我们把整个城市都搬进电脑了!”手拿鼠标,唐甜甜展示着重庆城市信息模型平台,“通俗地说,数字孪生技术可以制作城市的‘电子双胞胎’,尽量还原真实世界。”

当数据成为产品,数据要素市场正在按下“快进键”。大学毕业后,小唐入职重庆市勘测院空间信息分院,成为一名数字孪生应用技术员,参与重庆城市信息模型平台研发、数字孪生城市应用等工作。平时,她和同事们利用卫星遥感、飞机航拍等途径获取基础数据,构建数据模型,绘制三维影像,通过数字交易中心,将数据变为财富。

位于重庆江北区的西部数据交易中心成立短短一年时间,其交易额已突破亿元,并与超过100多家生态企业合作。“全国现在有各类数据交易机构80多家!”西部数据交易中心总经理奚洋表示,数据作为数字经济的核心要素,将为企业生产的非货币化数据资产提供流通、交易、兑换综合服务,在航空、酒店、零售、文旅、商超、餐饮等领域,展开跨行业、跨企业、跨平台流通,加快数据资源到数据资产的转化过程,以线上数据流量带动线下实体经济。

“今年,我们要力争应用场景达到50个,上架5000个数据产品,拓展合作‘数商’达到500个,实现5亿元交易金额。”奚洋告诉记者,重庆的制造业、消费旅游等领域,都有“点数成金”的大量潜力。

亟须克服数字经济短板

“中央定调‘加快数字化发展’,为全产业加快数字化转型升级提出了要求,也体现了为数字经济立法的紧迫性。”全国人大代表、95689.com控股集团董事长张天任建议说,应从国家层面制定统一的《数字经济促进法》,进一步完善数字经济治理体系。

张天任表示,《数字经济促进法》应以促进产业高质量发展为出发点和落脚点,数字经济又是不断创新迭代的过程,因此要通过制度设计保护创新、激励创新,支持各类市场主体参与数字经济,形成支持创新的浓厚的法治氛围。

全国政协委员、佛山维尚创始人李连柱认为,数字经济就业岗位分布不均,人才结构性矛盾突出。他建议,应以推动数字经济创新的科学研究和人才培养为导向,开发“数字通识课程”打造公共学习平台,构建跨领域、跨学科、跨平台的学科格局,深化产教融合、校企合作,提升专业安排与产业发展的契合度,培育多元化多层次就业新需求。

作为取得全国首批数字技术工程师培育项目“全牌照”的城市,重庆已于去年5月启动数字技术工程师师资、大数据工程技术人员学员培训,颁发首批师资培训合格证书,并进行大数据专业评价考核。同时,研究制定支持数字技术工程师发展的10条配套措施,新增设立数字技术专业职称,力争培养10000名以上高素质数字人才。

“通俗地来说,数字经济就是通过开放的通信网络平台,把设备、生产线、员工、工厂、仓库、供应商、产品和用户紧密地连接起来,共享工业生产全流程的各种要素资源,使其数字化、网络化、自动化、智能化,从而实现效率提升和成本降低,因此数字经济人才就显得尤为重要。”忽米科技CEO巩书凯如是说。

“近十年来,我国数字经济取得了显著的发展,在不少领域实现了创新突破,但也还存在关键领域创新能力不足、数字经济对传统产业转型升级提升不快、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的深度融合不够、数字政府治理体系现代化程度不高等问题。”重庆工商大学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协同发展中心研究员莫远明表示,中国式现代化推进数字经济发展,必须加强科技创新,争取在关键领域技术取得重大突破。要妥善处理好数字经济与数字政府的关系,进一步优化营商环境,促进数字经济高质量发展。

数据显示,截至去年底,重庆累计实施5578个智能化改造项目,建成127个智能工厂、734个数字化车间,示范项目生产效率平均提升近60%。

来源:工人日报